南方公园中文维基
Advertisement
南方公园中文维基

斯坦利·“斯坦”·马什南方公园的四位主角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埃里克·卡特曼肯尼·麦考密克

背景

斯坦是南方公园小学的四年级学生,班主任是加里森老师。斯坦的父亲兰迪·马什是地质学家,母亲莎伦·马什汤姆隆鼻诊所的前台接待。

口头禅和举止

每当肯尼死亡,斯坦会说:“我的天啊,他/她/它/我/我们杀了肯尼!”(台版:天啊,阿尼被挂掉了!),凯尔会跟着回应:“你这个混蛋!”反之亦然。当斯坦不在时,凯尔会一个人说这两句话,但在凯尔不在的场合,斯坦不会一个人说这两句话。

斯坦在早期剧集经常使用的口头禅是“老兄,这情况可真操蛋。”(Dude, this is pretty fucked up right here.)最早在南方公园的前身《圣诞精神》短片出现(但脏话被消音了),不过这句话逐渐在后来的剧集中消失了。

斯坦总会用一个小演讲中总结剧集,开头语往往是“你知道吗,我今天学到了一些东西。”然而,是凯尔在更多地做这件事。在斯坦散步或沉思的时候,他的手总是插在口袋里。

在往后的剧集中,当他感到沮丧或愤怒的时候,他会捏他的鼻梁,紧闭双眼,并说:“哦不。”比如“人熊猪”里他和阿尔·戈尔通电话时的动作。还比如在“向黑人道歉”中回家的路上,他的母亲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在“未来居民”中,当记者采访他父亲时他一直在做这个动作。这个动作似乎是在表达对他父母感到无尽的失望。凯尔也经常在紧张的时候会紧闭双眼。在斯坦和凯尔身上,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有时他们甚至被批评为“具有相同的个性”。

斯坦经常在烦恼的时候喊“嗷!”(Aw-awww!),似乎是遗传自他父亲的一个习惯。这也是特雷·帕克在电影《球球向前冲》(BASEketball)中的口头禅。

如果他同意某人或不确定的东西,他会用一个沉闷,不为所动的方式说“当然”或者“是”。每当斯坦生气,沮丧或是被卷进其他事件中,他会说:“该死!”(Goddamnit!),这与卡特曼的“嗷!该死!”(Aw! God-damn it!)不同。在学校的时候,他会用高一些的音调说“噢……”(Oooooh.....)他在震惊的时候会喊“我的老天爷!”(Jesus Christ!)这在“超欢乐时光”和“选举热潮”中有出现。

驾驶

尽管年龄和身高不够,斯坦在好几集里展现出了他良好的驾驶能力。比如,“神奇的毛巾巾”(有肯尼帮他踩油门和刹车)、“红橇坠落”(他在驾驶圣诞老人的备用雪橇)、“流血的圣母”(载着兰迪到圣母玛利亚的雕像)以及“流浪汉之夜”(驾驶改装巴士穿过一群流浪汉并引诱他们到加利福尼亚)。

禁闭时刻

如同南方公园里的其他孩子,斯坦不常被关禁闭。在做了一些会被关禁闭的事情之后却常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关禁闭。与其他男孩不同的是,斯坦的禁闭时限是由他父母定的随机时间,经常是两到三个星期不等。斯坦曾因以下原因被关过禁闭:

领导才能

斯坦在“鲸鱼婊卫战”中的“海洋守护者”号当(海盗)船长,展现了他的领导技能。他击沉了好几艘日本捕鲸船来保护鲸鱼和海豚直到被神风敢死队的飞机击中。在“无人至肃”中,斯坦也代表小镇跟人熊猪谈判。斯坦经常在各种体育赛事里被选为队长,比如在“淘汰边缘”中的棒球队担任队长和投手以及在“诺亚基舟”中的橄榄球队担任队长/四分卫。当男孩们在“犯罪克星”中扮演警探的时候,斯坦在调查中表现的像是警探头子。虽然在他的小团体里没有具体的领导,斯坦也常常基于自己的道德信念去怂恿其他男孩,比如“受虐小牛”。

超级英雄化身

详见条目:工具侠

才能

斯坦在演唱“让霸凌自杀

音乐

在“夏天很糟糕”和“棕色狂想曲”等早期剧集中,斯坦就表现出了音乐才能。在“援助大厨”中也展现了斯坦写音乐的能力。

在“乐团风云”中,斯坦和其他男孩一起组织了手枪乐队。他们给手枪乐队这首歌拍了视频,并在南方公园商城里演出。

在“嬉皮去死”中,斯坦有在弹吉他。他也有在“自负警告!”中弹吉他,弹的是他写的一首关于混合动力车的歌曲。

在“尬舞风波”中,他的父亲教他对着比利·雷·赛勒斯(Billy Ray Cyrus)的《痛碎之心》跳舞。他与南方公园舞队的其他队员在舞蹈比赛中比赢了奥兰治县舞队

在“基督摇滚热”中,他与凯尔、肯尼组了一个叫“穆普”的摇滚乐队。这个乐队后来为了抗议互联网上的非法音乐下载而举行罢演。

在“流浪汉之夜”中,他和其他男孩一起对着一大群流浪汉唱《加州喜爱流浪汉》以将他们赶出南方公园。

在“无处不在”以及“无处不在2:持续惊恐”中,男孩们和克雷格·塔克组了一个秘鲁排箫乐队——羊驼兄弟,在当地的双子松购物广场吹奏了《玛丽有只小羊羔》。

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和“阴屁姐妹”中,斯坦表现的像个有才华的歌手。

在“歌舞童年”中,他变得不太会唱歌跳舞,但他依然努力训练想要像布莱登·谷尔莫那么火。他在这一集里和其他男孩进行了一场歌舞表演,与《歌舞青春》(High School Musical)里的很相似。

在“霸凌谁之过”中,他的音乐天赋再次展现,他编写并执导了音乐视频“让霸凌自杀”,一部旨在消除霸凌的“唇配”视频。

在“娘炮”中,他在娘炮卫生间唱了“推(周三感觉很好)”。

在 “中国劲乐团”中,斯坦组建了一个名为赤色黎明的重金属乐队,其中,他担任主唱,肯尼是贝斯手,巴特斯是吉他手,吉米是鼓手。

体育

斯坦精通体育,他经常是学校运动队的队长或明星选手,但篮球和躲避球除外——因为凯尔和皮普分别是这两项运动最好的选手。他在“诺亚基舟”中是学校橄榄球队的四分卫。棒球方面,他在“淘汰边缘”中打出了全垒打,他也是队里的投手(尽管在职业棒球里很少见)和队长,他也有在“绑架风波”里和其他男孩玩棒球。他是赢得了世界锦标赛的南方公园躲避球队中的一员。“冰球小英豪”中揭露了他在四岁时曾是儿童冰球队的一员,斯坦在这一集中在给一个儿童冰球队当教练,也揭露了他以前因未能在一个“突破点”上为球队争取胜利而退出了冰球队。他最喜欢的体育队伍是科罗拉多的丹佛野马队。在“阿屎彭”中,他仅用了两天时间就从初级滑雪进阶到了几近职业滑雪,他在这集结尾是成功地在K-13峰赛道(“全美最危险的赛道”)上滑雪,以击败一位比他大很多且不断侮辱并挑战他到这个赛道上的人。在“摔角淘汰联盟”中,他试着加入南方公园摔跤队,但在教练让巴特斯在卡特曼身上做一个“很基”的动作之后便退出了,他之后和其他男孩一起组了一个摔角联盟

武器

年纪虽小,但斯坦对武器十分上手。他在“红橇坠落”中手持M16突击步枪(但没有开火)。在“小便池之谜”中,他搞到了一把手枪。在“兵器好时光”中,他能够挥舞一对拐棍。在“鲸鱼婊卫战”中,他把一枚信号弹发射到了日本捕鲸船的油仓,炸毁了整艘船。只有九岁的他在这一集里指挥着“海洋守卫者”号用更加暴烈的武器击沉了一队日本捕鲸船,用上了燃烧弹和大口径甲板炮。他对武器的熟练可能是受到了他叔叔金博的影响。他在“火山爆发”中枪杀了司库拉。他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醉醺醺的拿着乌兹冲锋枪随意扫射并闯进了快餐企业代表的会议室。

声音表演

在“卡特曼乐园”中,他假扮成“米克·加纳”并改变了声音想要进入卡特曼的主题乐园。在“屎诞节特辑”中,他模仿卡特曼的声线来完成圣诞短片的配音工作,这两个角色都是由特雷·帕克配音的。

健康问题

斯坦可能患有哮喘,在“性骚扰熊猫”中,卡特曼没收了一个从斯坦的百宝箱里找到的哮喘吸入器。但是往后的剧集中却再也没有提到。

在“受虐小牛”中,斯坦因拒绝食用肉食而换上了阴道疮,据医生所说如果不接受治疗,患者最后会变成一个巨大的阴道(双关“娘炮”)。

比起身体健康,斯坦最明显的问题是心理疾病。斯坦曾多次表现出他的抑郁倾向,例如“失恋的斯坦”。在“当你老了”和“屁股汉堡综合征”中,他被诊断患上了亚斯伯格综合征,最后只能依靠酒精来缓解病情。

在“死去的孩子”末尾,提到了斯坦受到了校园枪击,不过枪伤在“禁断之系”后就痊愈了。

犯罪记录

  • 恐怖活动/非法入侵:在“受虐小牛”中,他与凯尔、卡特曼、巴特斯一起潜入了比尔·德金斯的农场偷走了小牛们并与他们一起反锁在了房间里。最初这并不构成恐怖行为,但随后卡特曼向政府索要武器、导弹以及要求将“小牛肉”改名成“受虐小牛肉”。在“解救威兹雅克”中,他与朋友们潜入海洋公园并偷运走了名叫鲸布的虎鲸。这是因为他们认为鲸布渴望自由而且想念月球上的家人,但实际上这只是两个播音员在捉弄他们。孩子们在墨西哥航天中心的帮助下最终将鲸布送往月球。在“鲸鱼婊卫战”中,他加入了反捕鲸真人秀节目《鲸鱼保卫战》并击沉了几艘日本捕鲸船,结果他和卡特曼、肯尼一起被日本人逮捕了。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酒醉的斯坦在愤世嫉俗者的操纵下闯入了快餐店老板们的会议室并用乌兹冲锋枪开了火。
  • 非法入侵:在“疫情特辑”中,造熊工坊关门之后,斯坦强行闯入店里,因为他锲而不舍地想要为巴特斯制作一只熊。
  • 非法下载:在“基督摇滚热”中,斯坦由于在网上非法下载歌曲而与凯尔、肯尼一起被逮捕。
  • 纵火罪/陷害:在“学前恩怨”中,他和伙伴们让特伦特·博耶特在幼儿园教室点火结果导致火势失控,他们最终将此怪罪与特伦特。在“禁烟运动”中,他们因抽烟而导致学校被烧毁。在“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的未来时间线中,提到斯坦焚毁了节草农场,意外导致了雪莉的死亡。
  • 报假警:在“南方孩子国”中,他报警欺骗说父母对他有虐待行为。
  • 肇事逃逸:在“后天的前天”中,斯坦与卡特曼开船撞毁了河狸筑起的水坝,这导致比弗顿发生洪水并导致“上百万人”死亡(尽管这个镇只有八千人,但新闻还是报道说当地到处都是抢劫、强奸以及食人充饥)。
  • 违反枪支法律/持危险武器威胁:在“小便池之谜”中,斯坦因自己不想错过课间休息而在小便池里大便的真相被揭露后持枪威胁凯尔。但最终斯坦还是受到了麦奇老师的惩罚。
  • 谋杀未遂:在“未来战士”中,斯坦试图用激光枪杀死正在毁灭世界的文件夹卡特曼。在“人体自燃”中,斯坦与凯尔把卡特曼绑在了十字架上并希望他去死,这样就可以给凯尔父亲一个“复活”(实际上是他们弄混了“勃起”一词)。在“寻死”中,他在受后者要求下准备杀死自己的爷爷
  • 谋杀:在“红眼病”中,他与卡特曼一起用电锯杀掉许多“僵尸”,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只需杀死僵尸之源——肯尼。
  • 试图无证手术:在“病危的凯尔”中,由于卡特曼拒绝把肾捐献给病危的凯尔,斯坦试图闯入卡特曼家并移除他的肾,结果却发现卡特曼穿上了“护肾4000”来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 无证手术:在“赛百味减肥餐”中,他们为巴特斯实施了抽脂手术,但他们却在巴特斯父母回家时逃之夭夭,导致巴特斯被关禁闭。
  • 偷窃:在“后天的前天”中,他在卡特曼的教唆下偷开走了一艘船。
  • 黑市交易:在“牙仙子黑市”中,斯坦向孩子们提出了一个计划:潜入富家子弟的房间里并把牙齿放在他们的枕头下,等到他的父母把钱放在枕头下时再趁机偷走。尽管这个主意已经被路吉做成了大生意,但孩子们还是进行了牙齿贩卖交易。最终孩子们因凯尔的超能力而免受牙医们的惩罚。
  • 未成年吸烟:在“禁烟运动”中,他与凯尔、卡特曼、肯尼一起吸烟以防止自己成为像“禁烟舞团”那样的人。
  • 未成年酗酒: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他被一群将世界看作屎的亚斯伯格综合症患者灌了酒。尽管后来斯坦脱离了组织,但他仍藏了一瓶威士忌来治疗自己的愤世嫉俗。
  • 当众暴露私处:在“霸凌谁之过”中,当斯坦意识到自己的反霸凌宣传片有多么失败以至于全校都被迈哈迈特·奥兹医生告上法庭时,他决定到圣迭戈市脱掉衣服并在公共场合撸管,但他并未因此而被逮捕反而提升了当地知名度。在“坑爹游记”中,当他意识到滑索有多么糟糕时,他也做了同样的事。在“露出小弟弟”中,他参加了露出小弟弟运动
  • 蓄意破坏:在“猎婊行动”中,斯坦和除肯尼以外的四年级男生一起毁坏了卡特曼所有的电子设备,因为他们相信卡特曼就是猎婊42
  • 校园枪击(指控):在“至肃时刻”中,斯坦被警方指控为校园枪击的凶手,并逮捕入狱。
  • 越狱:在“无人至肃”中,男孩们逃出了监狱。

未来

在《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的未来时间线,他成为了一位网络在线威士忌顾问,还有一个拟人化的亚莉克莎作为他的私人助手。

在《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新冠回归》末尾改动过的未来时间线,他成为了美国太空军的一位一等士官长,从火星返回南方公园参加一场圣诞派对。

外观

斯坦经常穿着一件红领的棕色上衣,一顶有红色绒球和红边的蓝色帽子,和蓝色的牛仔裤。在他的上衣里,他会穿一件红蓝的棒球服或者一件白色的T恤衫/V型领。他也会穿一件蓝色的特伦斯和菲利普的睡衣睡觉或在特殊场合穿一件绿色的西装。在一些剧集中,当他的帽子部分或全部脱下时他会露出黑发(就像他的父亲兰迪)——这在“屎诞节特辑”中第一次出现。

巴特斯在“屎诞节特辑”中制作了动画人物,凯尔提到了斯坦的眼睛是蓝色的。但这点不能完全肯定,因为凯尔说这比较相似而他有更尖的鼻子,所以可能是巴特斯犯了个错误。

在“兵器好时光”中,斯坦的动漫形象有棕色的眼睛,这和巴特斯给的蓝色眼睛有冲突。当然,斯坦的动漫形象只是他自己的想象,所以和真实形象有冲突也不足为奇。在很小的时候,斯坦就一直戴着那顶红边的蓝色帽子,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不摘下来。

在“名单风波”中,斯坦在假名单里排行第三,但他并没有被提到在制作假名单的过程中他和谁调换了位置,所以他有可能保持在第三名没有变化。

斯坦在“耶稣大战雪人”中有不一样的外观:全红的同款式帽子、有个点状的鼻子和全蓝的夹克。

斯坦在“禁断之系”中因枪伤而整集缠着绷带。自第二十二季的“麻烟风云”至第二十三季的“素食风潮”,斯坦大多时间都穿着印有“100% HEMP”和“Tegridy Farms”的褐色短袖。

在《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的未来时间线中,中年的斯坦两鬓灰白,一脸胡茬,有明显的啤酒肚。他穿着有红色领子和长袖的棕色衬衫、蓝色长裤和黑色鞋子。

此处仅列出斯坦·马什的主要形象。要查看斯坦·马什的全部图片,请访问斯坦·马什/图册

个性

斯坦大体上算是四个男孩里面最温柔最敏感的。比如,在“肯尼之死”中他很难接受去看望病重的肯尼,在“失恋的斯坦”中失去了女朋友的他变得很消沉。还比如在“受虐小牛”中,在男孩们发现小牛肉其实是“受虐待的小牛”后,斯坦是唯一一个发誓再也不吃肉的。然而,在某几集中,斯坦似乎并不在乎人们的生死,比如“改旗易帜”和“与蓝精灵共舞”。

斯坦很多时候也很正义。比如,在“病危的凯尔”中,他和肯尼、提米、巴特斯一同去质问贾消息女士她的替代疗法,以及他在“超级好朋友”中试图击败大卫·布莱恩自杀邪教,以及在“宇宙级混蛋”中指控约翰·爱德华的灵媒是在作假。

斯坦也展现出了他的英雄主义。在“病危的凯尔”中,他表示他很愿意捐献一个肾给凯尔,尽管代价很大。在“鲸鱼婊卫战”中,他是南方公园里唯一一个出面帮助鲸和海豚免遭日本人屠杀的人。他对“鲸鱼保卫战”成员的做法表示气愤并自行解决问题。这也表明斯坦是个鲸和海豚的爱好者,他告诉日本人其实是鸡和核炸了广岛而不是鲸和海豚,以保护它们免遭日本人屠杀。

斯坦常是南方公园里为数不多不会轻易被欺骗、受邪教或大趋势所操纵影响的人。他能够轻易看穿人们的荒唐行径或虚伪做法。但在“困在衣柜中”和“屁股汉堡综合征”中,斯坦却又是四个男孩中唯一一个相信山达基教和黑客帝国式阴谋论的。而像在这种场合,凯尔往往会代替他的位置,就像在“南方基园”那样。

斯坦的所作所为都表明他要比南方公园里几乎所有人都更加成熟。他能清楚地看出骗局和企业腐败,特别能意识到邪教的危险。不过,他有嘲笑他人的倾向——比如让敌人气急败坏或羞辱一大群在节目中并被负面描写的名人。这可能是因为他的父亲兰迪(斯坦主要受其影响)比其他人更加无能和幼稚,导致了斯坦的多疑和对成人的不信任。

斯坦与斯帕克

在早期剧集中,斯坦和凯尔的个性相似,但并不完全相同。随着新剧集的播出,他们各自发展了更多不同和复杂的个性。他们依然被认为是四人组里最亲密的朋友,卡特曼和肯尼则没有这么亲密的关系。

斯坦的抑郁是节目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在“失恋的斯坦”中失去了女朋友的他变得很抑郁,还短暂的加入了哥特帮。斯坦在“当你老了”和“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变得极其抑郁并接受了一套愤世嫉俗的世界观,任何他听到的看到的东西都确确实实“像屎一样”。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他饮用酒精来使这个世界变得阳光一些。

斯坦是一个狂热的动物爱好者,他在“诺亚基舟”中养了一条名叫斯帕克的同性恋狗;在“火山爆发”中,他非常抵触叔叔金博的狩猎行为(他在“寻死”中提到了这一点);在“烂货选举”中成为了善待动物组织的一员(但他没得选,不然就会被杀死);在“受虐小牛”尝试拯救小牛;在“可耻的本·拉登”中企图把山羊归还给它原本的主人。虽然是出于善意,但这些行为时常把斯坦和他的朋友带进严重的麻烦中。在“解救威兹雅克”中,斯坦(和其他四年级的男孩们)去到了墨西哥,设法让墨西哥航天局把一只虎鲸带上月球(所有南方公园的小孩都相信他们在拯救一只来自月球的虎鲸)。在“后天的前天”中,在卡特曼把船撞毁在海狸大坝并游回岸上之后,看到船爆炸后,斯坦说:“我希望我们没有伤到海狸。”在“受虐小牛”中,他短暂的成为了素食主义者,但当他感染上一种确实“会让他变成阴道”的疾病后就放弃了,这在他身上长出了很多阴道,这种疾病叫做阴道疮。他也在“鲸鱼婊卫战”中从日本人手中拯救了鲸和海豚。在“热带雨林惊魂”中揭示了他害怕蛇的事实。

斯坦也会对他人有同情心,在“人熊猪”这一集中尤为明显。他在这集部分地为阿尔·戈尔辩护,

因为他为戈尔“没有一个朋友”而感到难过。然而,这种怜悯适得其反,当阿尔·戈尔差点(无意地)把他、凯尔、卡特曼和肯尼淹死在一个山洞里之后,他又把阿尔·戈尔拉回了冰冷残酷的现实,喊道:

离我们远点,混球!我只是因为你没有朋友而同情你!但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会没有朋友了!你只是利用人熊猪来博取眼球,这是因为你是一个失败者!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阿尔·戈尔,他披上斗篷并表示要自己主演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就是《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后来在“幻想大陆·下”中,他也要为斯坦和其他所有人在幻想大陆的死亡负责(尽管他们都被巴特斯复活了),因为他为了消灭人熊猪而往幻想大陆通道里发射了核弹。不过讽刺的是,在时隔多年后的“无人至肃”,斯坦就人熊猪的现身而亲自向阿尔·戈尔道歉。

不过在生气的时候,斯坦会相当不愿意去做让情况更加不确定或更糟糕的事。例如在“动物圣诞节”中,斯坦发现他帮助的小动物诞下了敌基督后,他决定不去尝试让事情重回正轨(但他还是在旁白不停的唠叨下不情愿地做了)。从这集还可以知道斯坦是个基督徒。但严格来说,上述事迹的主人公并不是他本人,而是卡特曼为他的圣诞故事而虚构出来的。斯坦有时也会欺负别人,他和卡特曼提到有一次他们坐在一个小孩身上并朝他放屁。他和卡特曼也在“升上四年级”中殴打了三年级生皮特·西尔曼。在“护戒使团再临双塔”中,在去影像店的路上,他威胁巴特斯不要尝试从他身上偷走录像带。

在节目的前七季中,斯坦的女友是温蒂·泰斯伯格。在早期剧集中,有一个持续的笑料,就是无论何时温蒂和他说话,他都会因为紧张而呕吐。但随着节目进展,斯坦和温蒂的故事线大幅的减少。在第七季的“失恋的斯坦”中,温蒂为了与托肯约会而让贝蓓告诉斯坦“她要分手”,这导致斯坦陷入极大的抑郁中,并加入了哥特帮。多亏了巴特斯让斯坦恢复了过来:巴特斯面对他自己的心碎事,决定当个大哭的小娘炮而不是个娘炮哥特仔。斯坦最终接受了分手,他告诉温蒂“你就是个贱人”,还对托肯竖起中指并说:“托肯,看这里,伙计”。从这集以后,温蒂就只在剧集里占了很小的戏份。在“小心那颗蛋!”中,斯坦很明显还对温蒂念念不舍,凯尔和温蒂一组后,他变得极其的嫉妒凯尔。但他决定羞辱温蒂,对她的称赞表示:“说的好像我会在乎你的想法似的,温蒂。”但在“名单风波”中,他们和解了。他们在无意中一起经历了一场冒险,在结尾处,温蒂承认和斯坦有一段美好时光,并相信自从他们上一次在一起之后他已经改变了。他们靠近亲吻,但在一个与“卡特曼的肛门探针”中近乎相同的镜头里,斯坦吐了温蒂一脸,他们的男女朋友关系在“超欢乐时光”中得到确认。在第十三季的“巴特斯售吻公司”中,巴特斯试着让温蒂加入他的“售吻公司”,称她为“婊子”。斯坦就说:“巴特斯,老兄,你不能把我女朋友叫做婊子”,并威胁他如果再不收手就要动粗了。

斯坦经常会被镇上的成年人或他父母的愚蠢激怒或感到尴尬,他也经常反对他父母的做法。这在“未来的我”中有明显的体现,斯坦发现了是演员在扮演未来的他后,他为了让父母承认谎言而演了场骗局,结果兰迪为了圆谎就把演员的手砍了下来。在“绑架风波”中,不断增多的儿童绑架案件让偏执的父母们把孩子送出了城镇,因为父母们害怕自己绑架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在外面游荡的时候,斯坦向凯尔评价道:“老兄,我有时候觉得我们的父母真的很蠢。”然后他在剧集结尾重返家庭时评价道:“我的老天爷,老兄,他们之前是做了一些愚蠢的事情,但是,我的老天爷……”在“后天的前天”中,他承认是他撞破了海狸大坝,但那些成人却以为是在劝告他们不要把精力浪费在指责他人上面。在几次尝试解释真的是他撞破了大坝都失败了后,大家都在说“是我撞破了大坝”,他便喊道:“是我撞破了他妈的大坝!”,并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但对这些成人并没有什么效果。他在与成人打交道时展现出相当的愤世嫉俗,以及对所谓名人和时尚潮流感到不解。在“厨神兰迪”中,当卡特曼提出试图欺骗兰迪让他不想烹饪的点子时,斯坦评论道:“伙计们,我老爸是个智障,但他没有智障到那种程度。”

“那就去啊!快起诉我!”

在“困在衣柜中”里,斯坦的灵体等级达到了自L·罗恩·贺伯特后的最高点数,被认为是山达基教的领袖并很快被汤姆·克鲁斯接近,斯坦称他为一个普通的演员。他听到了之后,便喊道:“我在先知眼里就是一个失败者!”并把自己锁进了斯坦的衣柜中。在尝试把他弄出来失败了后,他朝着楼下的兰迪喊道:“老爸!汤姆·克鲁斯不从衣柜里出来!”(这是提及了汤姆·克鲁斯是同性恋的传言)。斯坦被告知山达基教是假的,无论他写什么东西所有人都会相信,他可以赚到三百万美金。过了一会儿后,在他向他的信徒宣读他的新作品时,他的道德感拒绝这么做并告诉大家山达基教是假的,这是解决问题的错误方式。然后斯坦就被所有山达基教徒给唾弃了,包括克鲁斯和教会头子都威胁要起诉他。斯坦发了脾气,大喊道:“那就去啊!快起诉我!”

在“烂货选举”中,他是学校里唯一发现巨型灌洗器大便三明治的投票选项“很荒唐”的孩子,于是被凯尔、学校老师和他的父母逼迫,最后还把吹牛老爹请来南方公园,让他带着枪在整个小镇里追着斯坦,威逼他“不投票就去死”。然而,斯坦在投票日仍然拒绝投票,被决定驱逐出镇并被善待动物组织的成员解救。组织头领告诉他现实里所有的选举都是在灌洗器和大便之中选的,这说服了他回到镇子上去投票。

在“犹太人受难记”中,斯坦被《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恶心到了,称它为“虐杀电影”,并和肯尼一路去到梅尔·吉布森的家中让他退票钱。结果梅尔·吉布森是个疯子和极端自虐狂,在斯坦称他为“疯子”(daffy)后,他便像达菲鸭(Daffy Duck)一样拿着枪攻击两人。然后,斯坦和肯尼从他的钱包里偷出了钱并被他一路追逃到南方公园。吉布森断言斯坦不敢说这部电影是烂片,因为这样做就是在说基督教很烂。斯坦说基督教很好,但只关注人们如何死亡就会带来很坏的结果,以此说服整个小镇吉布森一直都是错的。

在“千年等一回”中,斯坦认为他是四个男孩里唯一没有来月经的,并被另外三个男孩孤立,因为他们觉得他还“不够成熟”。他之后向上帝问了一个每两个千禧年才能有一次提问机会的问题:为什么上帝不给他来月经。在一段的沉默后,上帝回答的很明确:因为他是男孩,所以不应该有月经。这一集的结尾,所有人都为斯坦把唯一的提问机会用在了这么一个白痴问题上而想杀了他。

在“复活节惊魂”中,斯坦成为了兔爷们俱乐部的一员,这是个崇拜兔子的邪教般的组织,他的父亲和爷爷以及他的家族中的所有男性成员,好几代都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患上“阿斯伯格综合征”的斯坦

在“当你老了”中过完十岁生日后,斯坦变得极其厌世,看什么东西都是“屎”,甚至还看到人们从嘴里喷屎。他的厌世情绪变得很严重导致他和其他角色的友谊都破灭了。在结尾,斯坦的父母也分居了,这让斯坦搬出了他儿时的家。

在接下来的一集“屁股汉堡综合征”中,斯坦依然很抑郁,任何事物对他来说还是“屎”。他独自乘坐巴士,对周遭事物完全提不起兴趣,最终在课堂上情绪爆发了。麦奇老师试着说服斯坦走出抑郁,他崩溃地哭喊着想要事物重回正轨。麦奇老师误以为是去年打的流感疫苗让斯坦上患上了阿斯伯格综合征。莎伦把斯坦带到阿斯伯格综合征研究中心去寻求帮助,那里有一群和斯坦相同症状的人。医生给出的临时治疗方法是酒精,这能让斯坦看见原本的世界,让他终于又快乐起来了。他去看了场电影,之后去见了凯尔以尝试重建以及挽回他们的友谊。凯尔冷冷地告诉斯坦他们需要放下彼此,激怒了醉醺醺的斯坦。他对着凯尔竖起中指并说:“去你妈的,凯尔,你就是一坨屎!”就在凯尔沮丧的走开的时候,斯坦又说:“……凯尔,我爱你。”但只是为了再一次叫凯尔滚开。然后,他被一群想关停卡特曼汉堡快餐企业代表抓住了。那群人强迫斯坦去询问凯尔汉堡的秘密原料是什么。在枪战爆发之后,斯坦拒绝了酒精并说只有继续向前走,他才会快乐。他对新的生活、新的冒险保持乐观态度。兰迪驱车来到,告诉他他和他母亲已经和好了。斯坦对莎伦和兰迪搬了回来以及和温蒂共同野餐感到错愕。在本集的结尾,一切又重回正轨,凯尔、肯尼和卡特曼来到他的房间告诉他大家要一起去看《动物园看守2》(Zookeeper 2)。斯坦紧随其后,但在跟出去之前他啜饮了一口藏在他房间里的威士忌。

家庭

兰迪·马什

在夕阳下的马什父子

兰迪是斯坦的父亲。他们通常关系良好,但斯坦经常会对兰迪的自我痴迷、鲁莽以及夸张行为感到恼怒。兰迪也很天真,这更加激怒了斯坦。如同其他家庭成员,因兰迪在“无处不在”中不停用新录像机录制家里人的一举一动而导致关系恶化。斯坦也不喜欢兰迪的固执、酗酒以及时常的愚蠢。

除去兰迪的怪异行为,斯坦似乎很喜欢在父亲周围。兰迪在“尬舞风波”中教会斯坦跳舞,还在“松木车大赛”中使用小手段帮助斯坦赢得胜利,但作弊也只是为了击败对手霍利斯一家。在“流血的圣母”末尾,斯坦骑在兰迪的脖子上回家。

兰迪事实上也很关心斯坦,试图阻止斯坦重蹈他自己过去的覆辙。在“乐团风云”中,兰迪对斯坦要组一个男孩乐队感到愤怒,因为他曾经因此经历了成名与失败。在“冰球小英豪”中,兰迪从斯坦在儿童冰球比赛中错失决胜一击的噩梦中惊醒,并在最后斯坦执教的帕克县队输给红翼队后情绪失控。

兰迪想要与斯坦建立更好的关系。在“做爱做的事”中,尽管兰迪完全不懂得怎么玩《魔兽世界》,但在与詹金斯的交战的时候,他登入了斯坦的群组聊天并询问能否和斯坦他们一起玩。在“吉他英熊”中,兰迪看着男孩们在玩《吉他英雄》,便以为他们喜欢弹吉他,想要教他们怎么演奏真正的乐器。

在“当你老了”中,兰迪通过听吞世波来消除另一个代沟,这是一个能让他活在他已经破灭的梦想里的机会。他想要对斯坦和他的朋友听的音乐保持同样的激情,但他做不到。在本集的结尾,兰迪和莎伦分居了。兰迪与阴沉的斯坦对话,然后看着侧视镜里的房子驶离了。在下一集的“屁股汉堡综合征”中的结尾处,就在斯坦终于准备好去接受改变的时候,兰迪和莎伦又和好了,所有的一切又重回到了原本的样子,除了斯坦依然在饮用酒精。

但在第二十二季,兰迪对儿子的安危显得并不上心。在“死去的孩子”中,他与镇上的其他成年人一样对校园枪击毫不关心,哪怕是斯坦最后遭遇了枪击。在“麻烟风云”中,他不顾家人感受举家搬迁至乡村种植大麻。在“无人至肃”中,他在斯坦被冤枉入狱时仍沉迷于游玩《荒野大镖客》。可见,他与斯坦的关系趋于冷淡,而斯坦也表达了他对兰迪的态度:“我恨死你了!”(I hate you so much)

第二十三季,父子两人的关系降至了最低点。兰迪沉迷于大麻生意,完全忽视了家人的感受,例如,他在“中国劲乐团”中,强迫斯坦在秋收狂欢节的乐队表演中穿上节草农场的宣传衬衫。甚至当兰迪在“季末终章”里锒铛入狱,斯坦在听闻后面露喜色。尚不清楚他们的关系在兰迪出狱后是否有所改善。

莎伦·马什

莎伦是斯坦的母亲。斯坦和她的关系要比兰迪的更加稳固。然而,她说过她认为他和雪莉的幸福和她的比起来要低一等级(但这很可能只是父母分开时说的气话,因为除了“疯狂俱乐部”以外莎伦从未如此表现过)。斯坦在“无处不在”中失踪(其实是被国土安全局逮捕)的时候,莎伦确实吓坏了,并对兰迪痴迷录像机感到极其不满。斯坦的夹克和莎伦的衬衫基本一样。斯坦的冷静和理智和莎伦很相似,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互相有良好和关爱的关系。

雪莉殴打斯坦

雪莉·马什

雪莉是会暴力虐待斯坦的青春期姐姐。她时常会管斯坦和他的朋友们叫“狗屎”(turd),也对他施加身体上的伤害。然而,她却不允许其他人伤害斯坦,这在“学前恩怨”中有出现,当时斯坦向她寻求该拿恶霸特伦特·博耶特怎么办的建议。询问过后,她似乎真的有在认真听他的麻烦。斯坦也说过在她戴上牙套之前她会对他好一些。她有时候也会对斯坦好,而且自“无法上网”之后,就再也出现雪莉暴力对待斯坦的场景了。

马文·马什

马文是斯坦的爷爷。他已经102岁了,坐着轮椅,十分衰老。他不停地称呼斯坦为“比利”(Billy),偶尔也会让斯坦杀掉他。但马文说他和他自己的爷爷也有同样的关系,说明这是一个至少可以追溯回几个世代的马什家族男性成员的家族特性。

马什奶奶

斯坦和他奶奶很少有联系,因为她患有老年疾病在住院并且和马文分居。但她是一位热忱的脸书用户,她时常让她的儿子兰迪强迫斯坦上脸书查看她发给他的信息和贴文。

金博·克恩

金博是斯坦的叔叔,他和兰迪是同母异父的兄弟。金博和他的战友内德经常会带着斯坦等人一起外出打猎,也会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

弗洛·金布尔

弗洛是斯坦的姨婆,她是目前唯一一个登场的,斯坦的母系家庭成员。她时常给斯坦带礼物,但雪莉得到礼物会更好(在斯坦看来)。她在“平行宇宙”中首次出现并送给斯坦一条金鱼,随后她就被这条金鱼给杀死了。

斯帕克

斯帕克是斯坦的同性恋宠物狗。它在“诺亚基舟”中因为和很多狗(包括克莱德的狗雷克斯在内)有同性恋关系而令斯坦懊恼。斯帕克第二次登场是在“性教育”中,斯坦在通过给它手淫来玩“红火箭”。它的第三次登场是在“兵器好时光”中,它的毛被用来把巴特斯打扮得像条狗。但它在第二十季后就再也没有出场过了。

鬼怪金鱼

这是弗洛姨婆送给斯坦的金鱼。它杀了不少人,包括姨婆她自己和肯尼,并栽赃给它的主人斯坦。莎伦为了掩盖这些谋杀到近乎癫狂,努力保护她“可爱又英俊的小孩”。

罗伊

罗伊曾是斯坦的继父。在“疯狂俱乐部”中,莎伦和兰迪“离婚”后,她很快就和罗伊“结婚”。罗伊可能患有躁郁症,他表现得极度情绪化,尤其是在试图和斯坦说话的时候。他一下子试着对斯坦表示“友好”,很快又吼斯坦不懂感恩不肯接纳他。他似乎对砍柴火很痴迷,强迫斯坦要砍一整天。莎伦和兰迪后来在斯坦的俱乐部树屋里和解,还继续发生了性关系。同时,罗伊被斯坦设的捕熊陷阱逮住了,被吊挂在了树上。

人际关系

斯坦是南方公园小学里男生的领头之一,所以他和大多数学生关系都很好。他是少数几个能经常和女生相处的角色之一,并被女生们在“名单风波”中排在了第三帅气的男生。他被差不多所有人尊重和喜爱。他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和他的同学们保持和平,比如在“向黑人道歉”中,自兰迪在《幸运大转盘》中说出了N词(他以为能赢到钱)后,他就试着缓和与托肯的关系。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小心那颗蛋!”中的斯坦和凯尔

斯坦和凯尔在节目的一开始就是很好的朋友,即使是在四人组中,他们也显得比其他人更加亲密。在剧集中,经常可以看到两人形影不离的画面。凯尔和斯坦在许多细节上都表现亲密(特别是在剧集早期他们个性还没有产生很大区别的时候),而且真正的关心彼此。

斯坦似乎是节目中唯一能和所有主要和背景角色处得来的角色。他们经常在某些冒险中合作(比如“复活节惊魂”),而且常因此陷入相同的情形(比如“幻想大陆·中”)。斯坦有几次毫不犹豫的拯救凯尔的生命,特别是在“超级好朋友”中,并说过不会让凯尔在他之前死去。他几乎在每一次卡特曼对凯尔的仇恨过头的时候保护他,比如“卡特曼乐园”和“病危的凯尔”。斯坦常会在凯尔被各种骗局欺诈或者沉浸在对卡特曼的仇恨中的时候感到忧虑,竭尽全力地鼓励和安抚凯尔,或劝说他或让他摆脱麻烦。

两人甚至曾多次互相拯救过对方的生命。在“复活节惊魂”中,尽管有很深的顾虑,凯尔甚至同意杀了耶稣(在他的请求下)以帮助他去拯救斯坦的生命。在“幻想大陆·下”中,斯坦在这集里被困在了幻想大陆,而凯尔是唯一能听到他声音的人。凯尔采取了极端措施,包括闯入五角大楼,阻止政府核炸幻想大陆(也包括在其中的斯坦)。当凯尔在“病危的凯尔”中患上肾衰竭的时候,斯坦很乐意捐出他的一颗肾来拯救他的生命,最终设套欺骗卡特曼(唯一适合的捐献者)捐出了他的一颗肾。

他们经常会待在一起或是聊天,甚至卡特曼和肯尼不在场的时候会让他们更像是双胞胎。还有,在片头曲中,他们一起唱着相同的歌词。然而,他们的友谊在有一些剧集中破裂,比如“史前冰人”、“超级好朋友”、“肯尼之死”、“南方基园”、“烂货选举”、“小心那颗蛋!”、“吉他英熊”、“当你老了”、“屁股汉堡综合征”、“广告的真相”、“南方Q园疫苗特辑”。不过他们会在上述剧集的剧情中就迅速和解,但“南方基园”、“烂货选举”、“当你老了”和“南方Q园疫苗特辑”是例外——不过他们通常会在接下来的一集中又成为了好朋友。“吉他英熊”这一集重点聚焦在他们的友谊,两人间的争吵形成了剧情中的主要冲突。但在剧集结尾他们和解的时候,他们的友谊并没有受到持久的损害。

他们的友谊深厚到有些人觉得他们像基佬,卡特曼甚至还在“超级好朋友”中评论道:“你们想要个房间来亲热一阵子吗?”(然后凯尔和斯坦就不断踢他的蛋以作回应)。“两男一缸”中斯坦的父亲兰迪甚至还告诉他说他和凯尔不应该老是在一起玩,否则其他人就会开始觉得“他们很‘好笑’”(即同性恋)。

他们亲密无间的友谊和互帮互助的精神已经在剧中有多次展示。在“名单风波”中,当凯尔被选为最丑男生的时候,斯坦给出了极大的关心,甚至尝试用温蒂的帮助来让女生修改名单(最终揭露了名单是被错误地修改过的而且凯尔并不是最后一名)。在“杰弗逊父子”中,斯坦将半夜摸到他房间的杰弗逊先生认作是凯尔,说明凯尔以前可能做过同样的事。在“改头换面”中卡特曼说凯尔说什么斯坦都同意。

凯尔也很看重斯坦对他的看法。这一点贯穿“瘾宝宝运动协会”一整集:凯尔不停地找到斯坦来解释他参与卡特曼的瘾宝宝运动协会的原因,试图确保让斯坦不会看扁他。凯尔还担任过斯坦的律师,斯坦在“性骚扰熊猫”中被卡特曼告了后,凯尔坐在了他的旁边。

埃里克·卡特曼

尽管斯坦没有真的把卡特曼当作朋友,但他们两个有时还是会在一起。在“后天的前天”中,斯坦和卡特曼一起出来划船,卡特曼甚至评论道他们能一起出来而不带上凯尔可真棒,意味着卡特曼至少会想和斯坦有更亲密的友谊。同时,斯坦似乎有时候比凯尔甚至是肯尼都更能接纳或至少是容忍卡特曼。比如在“卡特曼的明星手”中,凯尔立即对卡特曼的手洛佩兹小姐表示不信任,而斯坦姑且相信了他并承认南方公园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怪事,卡特曼可能没有说假话。

偷开快艇的斯坦和卡特曼

在“动物圣诞节”中,卡特曼让斯坦在自己的圣诞故事里做了主角(描述他为戴着红色绒球帽的男孩),看的出卡特曼勉强认为斯坦是个英雄般的人物。在“烂货选举”中,斯坦投给了卡特曼支持的吉祥物而不是凯尔的,这令凯尔甚是惊愕。还有在“千年等一回”中,当斯坦成了唯一还没有来月经的男孩时,卡特曼安慰他说那一天总会来到。

在“受虐小牛”中,斯坦因病住院的时候,卡特曼似乎很关心并且为斯坦及时得救而松了口气。这是个卡特曼把朋友摆在自己个人利益的优先项的罕见场合,他帮助斯坦阻止人们吃小牛,尽管他得不到任何回报而且还会饿上好几天。在谈判释放小牛的时候,他还告诉FBI谈判员:“这里有个生病的小孩”(指斯坦),表现出他对斯坦健康状况的担忧。

史前冰人”这一集暗示了斯坦把卡特曼当作自己的第二好的朋友。在这集斯坦和凯尔决裂的时候,斯坦表示他新的最好朋友是卡特曼(凯尔也是如此),但在他俩和好的时候他们又表示“卡特曼当最好朋友当得很烂”。这可能是因为斯坦真的十分看重他和凯尔的最好的友谊。无论如何,斯坦明显是把卡特曼当作亲密朋友的。还有在“贝蓓的胸器”中,卡特曼想把凯尔和特维克踢出四人组,却不想踢出斯坦,这也意味着卡特曼愿意把斯坦当作朋友。

然而,在“可耻的本·拉登”中,卡特曼表示他恨斯坦因为斯坦热爱动物。即便如此,在“困在衣柜中”里,在斯坦成为山达基教的领袖后,三个男孩都和斯坦降低了关系,在男孩们离开后,卡特曼回头对斯坦说:“我还是恨凯尔多过恨你。”两人也可以说是朋友,因为他们在家庭学校的孩子面前承认了他们“成为了朋友”。

在某一些剧集中,斯坦对卡特曼有着强烈的恨意,即便卡特曼什么也没有做。在“未来战士”中,当机器人说他得解决掉卡特曼的时候,斯坦要求让他亲自解决,并在机器人决定放弃这个念头之前准备射向卡特曼。尽管斯坦比凯尔更加能够容忍卡特曼,他还是对卡特曼的无礼行为抱有强烈的鄙视。在“性瘾治疗”中,斯坦和卡特曼在一起玩《泰格·伍兹PGA巡回赛11》,表示尽管卡特曼有这些行为,斯坦还是把他当作“朋友”。然而,在“祸从口出”中,当教职工把卡特曼“扔进车底”,麦奇老师宣称卡特曼因为肥胖而自杀的时候,比起卡特曼受到的各种伤害,斯坦更加关心去阻止窃听者发布它“最大的报道”。

肯尼·麦考密克

尽管肯尼和斯坦没有像凯尔和斯坦那样的亲密的关系,但斯坦还是把肯尼看作是亲密的朋友。在“肯尼之死”中,与另外两个男孩不同的是,斯坦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光来对待垂死的肯尼,甚至无法承受去看望在住院的他。在斯坦终于意识到肯尼“永远的”离去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肯尼最差劲的朋友(直到他听闻了卡特曼的自私行为)。两个男孩常在卡特曼和凯尔陷入争论而他们不想听的时候一起去玩,比如在“犹太人受难记”中。在“永远的好朋友”中,斯坦和凯尔反对卡特曼移除肯尼的喂食管来保护肯尼的性命。

前去马里布向梅尔·吉布森讨要票钱的斯坦和肯尼

然而,在“病危的凯尔”中,当救治凯尔的希望似乎都已消逝的时候,斯坦在肯尼面前因凯尔即将到来的死亡而崩溃大哭,他似乎并不在意或者甚至都不承认肯尼一直在死去的事实。这激怒了肯尼,这让他离开斯坦回家了,结果导致他被一架掉落的钢琴砸死,就算那样斯坦都没有去关心或是注意到。

在前五季中,每次肯尼死去之后,斯坦几乎都会是第一个惊恐的说出:“我的天哪,他们杀了肯尼!”当然,凯尔会马上说“你们这些混蛋!”,他在这之后便并不再理睬肯尼。唯有几次斯坦对肯尼的死亡漠不关心,那是在他正专注于其他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比如“仇恨法案”和“小矮人”。在“改旗易帜”中,当肯尼吃下许多反酸片剂并喝水导致他爆炸后,斯坦和凯尔两人,甚至是杰拉德·布罗夫洛夫斯基,都对此表现出完全的缺乏恐惧或是关心。相反的,他们大笑着鼓掌,觉得这个特别的死法“很精彩”。

在“浣熊大对决”中,肯尼扮演的神秘侠试着说服斯坦和凯尔他们从未记住的他的死亡的真相,甚至到了开枪自杀以证明的地步。令肯尼很沮丧的是,这并没有用,因为没有一个目睹了经过的人记得住。

温蒂·泰斯伯格

轻吻斯坦的温蒂

斯坦与温蒂的关系是早期剧集里反复出现的主题。温蒂首次出现在“卡特曼的肛门探针”,斯坦正要和她约会。在早期剧集中他们的关系有一个持续的笑料,就是无论何时温蒂和他说话或是亲吻他,他都会因为紧张而呕吐。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斯坦成为了四个男孩里第一个有了初吻的。

温蒂在“失恋的斯坦”中与斯坦分手和托肯好上了,这令到斯坦陷入了抑郁的状态,甚至导致他短暂的加入了哥特帮。在这之后,两人在两季的时间里都几乎不怎么说话,几乎没有眼对眼的看过对方。然而 ,斯坦依然对温蒂隐约有恋恋不舍的感觉,这在“小心那颗蛋!”中出现,斯坦很担心在学校项目里和温蒂组成一队,并嫉妒凯尔最终和温蒂组队。但在第十一季最后一集“名单风波”中,两人一起合作揭发女生名单委员会的秘密腐败并最终在本集结尾处和好,在一个与“卡特曼的肛门探针”中近乎相同的镜头里:温蒂正要亲吻他,但斯坦吐了温蒂一脸。这是斯坦最后一次对着温蒂呕吐,即使是在后面的剧集里她亲过他几次。

他们的和解在第十二季的“超欢乐时光”中得到确认,他们在学校的出游参观中牵手组队,并一直不肯放开,斯坦再次确认温蒂是他的女朋友。在“乳腺癌大决斗”中,他关心温蒂和卡特曼的决斗,但觉得做不了什么。但他在温蒂打败他的时候为她欢呼。在“歌舞童年”中,斯坦通过唱《歌舞青春》风格的歌来努力不让学校的人气男孩夺走温蒂,尽管温蒂向他保证不会离他而去而且整个学校都喜欢他。温蒂也在她的储物柜那里亲了斯坦的脸颊并离去,斯坦也没有呕吐。但在“你有0个好友”中,在他们第二次恢复关系之后,温蒂并不打算让斯坦去接触其他任何女孩,甚至到了通过脸书来判断而不是现实生活的地步,她看到他的状态写着单身,他脸书页面里其他女生的评论。

在“屁股汉堡综合征”中,她提高了对斯坦厌世情绪的关心,试着让凯尔去和斯坦谈谈这些,但他拒绝了。斯坦和温蒂两人在本季结尾中一起坐在野餐毯子里,他们的关系想必已经再次和好了。

在“众筹公司”中,斯坦为了和凯尔、卡特曼、肯尼和巴特斯成立创业公司而和温蒂分手。但他们在下一集的结尾中又和好了,温蒂亲了一口斯坦并在派对上跳了一支舞。

在“猎婊行动”中,所有女生都因网络喷子猎婊42的行为而发誓要对男生进行报复(即提出分手),而温蒂也因此和斯坦分手了。后来在“噢,天哪”中,斯坦和温蒂在比尔·克林顿的撮合下在一家餐厅里见了面,向她保证他会改变。比尔·科斯比指出如果他只是为了让温蒂回来而改变,那他就是自私的。斯坦告诉温蒂不要对男生绝望因为“我想念你,温蒂。”然而在温蒂回应之前,巴特斯突然光着下身出现痛斥斯坦,称他为叛徒,破坏了他们的复合。

截止至今,斯坦和温蒂虽然有简短的对话,但仍然没有恢复关系。在《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的未来时间线中,四十年后的温蒂嫁给了达尔文,而斯坦仍然是单身状态。

巴特斯·斯多奇

斯坦有时对巴特斯很友好,像在“未来的我”中当得知“时间激励公司”的真相后,斯坦与巴特斯站在了统一战线。但同时,斯坦也会将巴特斯当作“替罪羊”或“小白鼠”,就像在“赛百味减肥餐”中展现的那样。在“寻根之旅”中巴特斯怒斥斯坦是一个“觉得全世界都绕着自己转,只关心自己形象”的小孩。但事实上他们有着更多友好的互动:在“失恋的斯坦”的结尾,斯坦赞同巴特斯的感悟说:“不,巴特斯,这一点也不蠢。”于是他脱离了哥特帮并说:“巴特斯是对的,比起厌恶我更热爱生活。”在“吉他英熊”的末尾,巴特斯替代了斯坦在游戏中的位置,并对卡特曼说自己成为明星时会做一个叛徒。此外,巴特斯还单独向斯坦坦白自己就是混沌教授。尽管斯坦误以为他这是要宣布出柜了,但巴特斯对此并不在意。

托肯·布莱克

共同进餐的斯坦和托肯

托肯和斯坦在大体上相处融洽,可以经常看到他们一起坐在午餐桌旁并相互交谈。

然而在“失恋的斯坦”中,他们的关系却经历了挫折。温蒂开始与托肯交往而与斯坦分手了,而斯坦在这集末尾向他们俩竖了中指。

在“向黑人道歉”中,托肯对斯坦父亲在电视节目中说出“黑鬼”一词感到愤怒。斯坦向托肯解释自己能够理解黑人的感受,但这却使情况变得更糟。当最后斯坦明白自己身为白人是永远不可能理解黑人的感受时,他们的矛盾才得以化解。

在“惊天内幕”中,斯坦受父亲的委托,尝试将托肯邀请到自己的家中吃晚饭。在那天后,斯坦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误读了托尔金(托肯)的名字而感到羞愧与自责,于是他大量阅读了作家“J.R.R托尔金”的著作,并在接近疯狂的阅读后发表了自己的感想,希望人们多关注自己的同学“托尔金·布莱克”。但这一行为并不被托尔金所认可,事实上他表示“很讨厌自己的名字,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它”。受到打击的斯坦郁郁寡欢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时,托尔金主动来访,斯坦向他说出了他这么做的理由,尽管托尔金感到很不舒服,但他们还是和好了,两个人快乐地玩起了桌游。然而,正当男孩们兴致正高时,托尔金被兰迪赶了出去。

在《南方公园:流量大战》中,托尔金的父亲史蒂夫想开展自己的流水体服务,但是苦于没法向订液者展示水的流向,于是斯坦想到用小船漂流,这样丹佛的订液者看到小船来到丹佛水库,就知道是纯信大麻来的水。于是托尔金和斯坦带着四人组和巴特斯一起开始制作小船,之后为了赚钱还帮塔努阿·卡斯勒还有节草大麻的流水体服务做船。

克雷格·塔克

斯坦和克雷格在“无处不在2:持续惊恐”中是对手,而克雷格因为他们拿了他的100美元而感到很不高兴。在“南方基园”中,大家都认为克雷格比斯坦、卡特曼和肯尼更像都市美男。斯坦和克雷格通常不会一起出去玩。此外,斯坦的父母和凯尔的父母都阻止他们的孩子与克雷格交往,因为他们认为克雷格是一个大麻烦制造者,会对斯坦和凯尔产生不良影响。

加里·哈里森

在“摩门教家庭”中,一个来自犹他州的新家庭搬到了南方公园。他们的儿子加里·哈里森因为表现太过完美遭致了其他男孩的眼红。斯坦被派去殴打他,但加里的礼貌举止打消了斯坦的念头。当晚斯坦被邀请去他家共进晚餐,他发现这家人信仰坚定,友爱善良。当斯坦回家后把他们的事告诉他的父母后,兰迪前往哈里森家准备质问他们给自己儿子洗脑这件事,却同样为他们的完美和礼貌所折服。后来,加里和斯坦一起出去玩,四人组其他人(特别是卡特曼)嘲笑他俩“恋爱了”。斯坦因此对这段友谊产生了芥蒂。

最后,在听哈里森一家讲述完摩门教的创建传说后,斯坦生气地大喊大叫,说摩门教是荒谬的。他进一步抨击哈里森一家一直假装友善,声称这蒙蔽了像他父亲这样愚蠢的人,让他们相信了摩门教。第二天,斯坦对四人组其他人说自己不准备和加里一起玩了。这时加里找到他,谴责他的傲慢与不成熟,并对他说“舔我的蛋去吧”。

贝蓓·斯蒂文斯

贝蓓并没有和斯坦有过太多互动,不过在“失恋的斯坦”中,她有作为两人之间的“信使”出现。她代表温蒂告知斯坦她要和他分手了。在之后,斯坦找到她并向她寻求再次争取温蒂芳心的方法。

在“疯狂俱乐部”中,斯坦与温蒂、贝蓓、凯尔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在“贝蓓的胸器”中,他因沉迷于贝蓓发育的胸部而变得疯狂,用骨棒打倒了所有贝蓓的追求者。

贝蓓也在“小心那颗蛋!”中和斯坦一起做课题作业,但斯坦却因为嫉妒凯尔和温蒂分在一队而对贝蓓十分粗鲁。这让贝蓓在之后很厌恶他。

冷知识

  • 斯坦是四个男孩中唯一没有患过绝症的,凯尔和卡特曼两人都在“艾滋兄弟”中染上了艾滋病,肯尼在“肯尼之死”中患上了肌肉萎缩症。
  • 在“做爱做的事”中,可以观察到斯坦的魔兽世界角色是一名战士,在他的动作栏里有“英勇打击”。
  • 在“做爱做的事”中,魔兽世界执行官告诉兰迪要把剑给一位伟大的骑士,骑士的名字是“LUVS2SPWGE”。然而,在本集开头处,你可以在斯坦的游戏画面里看到他的角色名称是“Staniscool”。
  • 被撒旦附身的斯坦

    第四季之前,斯坦没有摘下他的帽子,就连睡觉的时候也是。
  • 斯坦是四个男孩里最后一个有超能力的。凯尔在“牙仙子黑市”中通过研究存在主义而消失并短暂成为了一个全知全能的存在。卡特曼在“南方公园加长未删减版”中有向他人发射电流的能力。肯尼整部剧里都有永生不死的能力。在“免费非免费”中,撒旦为了打败比欧扎布而附身于斯坦,让斯坦短暂的拥有像飞行,意念移物和从手和口中放射火焰之类的能力。
  • 斯坦在至少三个圣诞剧集里说过“老兄,这情况可真操蛋。”:“圣诞便便汉基先生”、“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以及“红橇坠落”。他会在一些奇特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说这句话。例如在“圣诞便便汉基先生”中汉基先生出现的时候;在“卡特曼家的圣诞节”中他和其他人要和查尔斯·曼森在狱中一起庆祝圣诞节的时候;在“红橇坠落”中耶稣被一个伊拉克人射中的时候。
  • 斯坦有比其他人更强一些的消化系统,这在“阴魂不散的名人”中出现,他能够在吃了墨西哥辣卷饼之后屁股不流血。卡特曼还评论说斯坦有个“上帝的黄金直肠”。
  • 斯坦可能患有哮喘。在“性骚扰熊猫”中,卡特曼拿走了斯坦的哮喘吸入器。
  • 斯坦在“兵器好时光”中的动漫形象和卡普空(Capcom)的《街头霸王》(Street Fighter)中的隆(Ryu)有着很大的相似度。
  • 斯坦是四人组里最后一个异装的男孩。卡特曼在“超赞哦机器人”中被展示出打扮成布兰妮·斯皮尔斯的样子,凯尔在“布兰妮的新面孔”中也伪装成布兰妮,而肯尼则在第十七季的“黑色星期五”系列和南方公园:真理之杖中打扮得像一个公主。斯坦要直到第二十四季的“南方Q园疫苗特辑”中才打扮成女护士的形象。
  • 斯坦是四人组里唯一一个没有红发父母的。
  • 斯坦是四个男孩里唯一没有在“我的天哪,他们杀了……”这句话中被提及的。

缺席集数

语录

  • God dammit, this is fucking ridiculous.
  • Come on man, life is not only black and white.
  • Oh come on.
  • Jesus Christ!
  • Oh my god, they killed Kenny!
  • Sick, dude!
马什家族

 
 
 
 
 
马什高祖父
 
 
 
 
 
 
 
 
 
 
 
 
 
 
 
 
 
 
弗洛·金布尔莎伦的母亲
 
马文·马什
 
马什奶奶
 
金博的父亲
 
 
 
 
 
 
 
 
 
 
 
 
 
 
 
 
 
罗伊
 
莎伦·马什
 
 
 
兰迪·马什
 
金博·克恩
 
 
 
 
 
 
 
 
 
 
 
 
 
 
 
 
 
 
 
 
 
 
 
 
 
 
 
 
雪莉·马什斯坦·马什
 
 
 
 
 
 
 
 
 
 
 
 
 
 
鬼怪金鱼
 
斯帕克
 
 
 
 
 
 
 
 
 
 
 
 
 
 
 
 
 
 
 
 
 
 
 
 
南方公园的孩子们
主角 埃里克·卡特曼 • 斯坦·马什 • 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 • 肯尼·麦考密克
常驻孩子 幼儿园生 艾克·布罗夫洛夫斯基 • 弗尔科·史密斯 • 费尔默·安德森 • 珍妮 • 弗尔科·史密斯
1-3年级生 道基·奥康奈尔 • 卡伦·麦考密克 • 翠西亚·塔克
四年级生 吉米·瓦尔莫 • 巴特斯·斯多奇 • 托肯·布莱克 • 提米·伯奇 • 克雷格·塔克 • 斯科特·马尔金森 • 温蒂·泰斯伯格 • 特维克·特威克 • 克莱德·多诺万 • 新来的 • 贝蓓·斯蒂文斯 • 皮普·皮瑞普 • 凯文·斯多利 • 海蒂·特纳 • 瑞德·麦克阿瑟 • 内森 • 杰森·怀特 • 狗屎·帕图斯基 • 布莱德利·毕格 • 弗朗西斯 • 皮特·希尔曼 • 亨利埃塔·毕格 • 莎莉·特纳 • 米莉·拉森 • 安妮·尼兹 • 妮科尔·丹尼尔斯 • 以斯帖 • 萝拉 • 奈莉 • 福西·麦克唐纳 • 比尔·艾伦
5-9年级生 雪莉·马什 • 迈克尔 • 敏西 • 麦克·马考斯基 • 斯科特·泰诺曼
其他孩子 幼儿园生 埃尔文·卡特曼 • 克莉斯托·怀特 • 弗洛拉·拉森 • 戴夫·哈里森 • 夏洛特的妹妹 • 莎莉·邦兹 • 奎德 • 艾莉森·默茨 • 丹尼尔·史密斯 • 康纳·戴维斯 • 尼尔森·布朗 • 比利·哈里斯 • 穿青色兜帽衫的幼儿园生 • 棕发幼儿园女生
1-3年级生 基普·卓迪 • 丽贝卡·科茨沃尔兹 • 毯毯·杰克逊 • 夏洛特的弟弟 • 饥饿马文 • 布莱登·谷尔莫 • 凯西·米勒 • 小带屋跑 • 戈登·斯多特斯基 • 丽莎·史密斯 • 莎拉·彼得森 • 科里·兰斯金 • 维农·特朗斯基 • 卡尔文 • 比利·特纳 • 亚伦·哈根 • 威尔逊·奥布里 • 加里·纳尔逊 • 汉娜·威廉姆斯 • 皮特·西尔曼 • 莎莉 • 劳拉
四年级生 大维·罗德里格斯 • 莱斯利·迈尔斯 • 达米安·索恩 • 特伦特·博耶特 • 格里高利 • 克里斯托弗 • 特伦斯·莫费斯托 • 凯尔·施瓦兹 • 托马斯 • 路吉 • 加里·哈里森 • 丽莎·伯格 • 珍妮·西蒙斯 • 马克·科茨沃尔兹 • 艾拉 • 特蕾莎 • 莎娜 • 南希 • 莫妮卡·莱兰德 • 凯蒂·格尔森 • 莱恩·埃利斯 • 道格拉斯 • 路易斯 • 萨德·贾维斯 • 乔什·迈尔斯 • 丹尼尔·塔纳 • 埃米特·霍利斯 • 皮特·梅尔曼 • 丽兹 • 贝丝 • 杰茜 •  • 马库斯·普雷斯顿 • 帕蒂·尼尔森 • 巴希尔·哈基姆 • 凯莉 • 萨莉·达森 • 汤米·特纳 • 布拉德利 • 布里密
5-9年级生 六年级头领 • 凯文·麦考密克 • 塔米·沃纳 • 拉里·费根 • 杰西卡·平克顿 • 斯蒂芬·泰米尔 • 安妮·巴特利特 • 莫里 • 践踏者 • 珍妮·哈里森 •  • 克拉克 • 埃米尔 • 亚历珊德拉·卡特曼 • 小巴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