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公园中文维基
Advertisement
南方公园中文维基
Leftarrow.png - 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 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新冠回归 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新冠回归

南方公园:后新冠时代”是派拉蒙+流媒体电影系列中的第一部,于2021年11月25日播出。

简介

历经疫情的孩子们身上发生了什么?四人组存活了下来,但在疫情之后,他们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

剧情

SpoilerAlert.PNG 剧透警告!!!

以下内容有剧透,请谨慎观看!!!

40年后的未来,新冠疫情似乎已经快要结束了。斯坦·马什南方公园搬到了城市里,他现在的工作是线上威士忌咨询师。他正在“工作”时,他的亚莉克莎化成全息影像来提醒他,凯尔·布罗夫洛夫斯基来电话了。而自从四人组关系破裂后,斯坦和凯尔便没有再说过话。在电话中,凯尔叫斯坦回南方公园来看看,斯坦拒绝了,说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了。凯尔便告诉他,肯尼·麦考密克死了。之后,吉米·瓦尔莫在纽约录制他的节目《吉米深夜秀》(Late Night With Jimmy)时,突然得知了著名怪人科学家、百万富翁慈善家肯尼·麦考密克死亡的消息。于是,他立即决定订机票返回南方公园参加葬礼。

斯坦开着车回南方公园,他路过基诺沙路医院(原地狱通道医院)时,告诉亚莉克莎自己感觉很糟糕。之后,他又开车经过了几棵棕榈树、几乎干涸的史塔克池塘(现已改名“史塔克水坑”)、扩建后的南方公园小学、关闭的帕克县警署,还有狗狗眼镜店等新商店,路上他还看见了一些骑着悬浮滑板和戴着VR眼镜的孩子。最终,他来到邓尼苹果蜂餐厅与凯尔见面。前来点餐的服务员告诉他们,在未来,餐厅已经不供应肉类了,只供应用环保的昆虫蛋白质做成的食物。凯尔告诉斯坦,自己最近在和肯尼联系,肯尼告诉他自己正在追查导致最近的一切发生的元凶。托肯·布莱克加入了他们,并亮出了警徽,表示自己是一名警察。托肯和凯尔说,肯尼在死前告诉他们,自己的追查已经有了重大突破。斯坦便表示自己只是来参加葬礼的,不愿掺和此事,并嘲笑两人,说他们是不是还要找耶稣圣诞老人帮忙,还说他们应该长大点了。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住的汽车旅馆,打开电视,便看到了关于肯尼去世的新闻报道,主持人还读了肯尼留下的信:“我准备揭露真相。万一哪天我死了,我已经藏好了所有相关信息,我最亲近的朋友们知道应该到哪里去找。”斯坦便决定帮助凯尔调查肯尼死亡的真相,但只是看在肯尼的份上而已。

肯尼的守灵会由吉米主持,几乎所有的四年级同班同学都来参加了。其中有温蒂·泰斯伯格和她的丈夫达尔文,依然在一起的特维克·特威克克雷格·塔克,还有克莱德·多诺万,他们都是从市里赶来的。他们都说疫情改变了很多东西,并对肯尼的真正死因表示怀疑。斯坦、凯尔还见到了埃里克·卡特曼,他已经皈依犹太教,还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成了一名拉比,还和一名叫燕特尔的犹太女人结了婚。他说,疫情改变了他,还说他一直在跟肯尼保持联系,肯尼的目标是找到新冠病毒的起源。但凯尔却坚持认为,卡特曼做这些只是为了激怒他,并且为之花了整整40年。然而,他们却在卡特曼离开后,看见他紧紧拥抱他的两个孩子。回到旅馆后,斯坦看到了关于肯尼的另一个新闻片段,其中肯尼的一个等式中,出现了“节草”一词。斯坦看到这个词后感到很不安,因为他并不想面对他的父亲

之后,斯坦来到南方公园教堂参加葬礼,发现葬礼的主持人是斯科特·马尔金森。他现在成了一名神父,但好像并没有人认识他。在对肯尼的悼词中,斯科特鼓励大家反思自己的生活,并珍惜朋友和家人。听到这里,斯坦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负罪感,便起身质问凯尔,悼词是不是他写的,还说他知道一些关于肯尼的信息,但他不想说出来,因为这些信息和他的父亲有关,而他并不想面对他的父亲。三人便开始在教堂里争吵,最后斯坦夺门而出,说要离开这个小镇,还用小时候的方式嘲笑斯科特。接着,拉比卡特曼便上台继续发表悼词,但说到一半,一名医生突然打断了他,说肯尼其实是死于“积分回馈新冠德尔塔加强型变异病毒”。此言一出,小镇立即爆发了恐慌,镇民们四处疯抢物资和“下巴尿布”,很快便将它们一抢而空。随后,军队便到来了,并封锁了小镇的所有出入口,斯坦、卡特曼以及其他人都无法离开了。军官说,封锁的原因是小镇里还有一个人没有接种疫苗,但他拒绝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军队的所有士兵都全副武装,有一个人试图逃离小镇,便被开枪射死了。

南方公园小学Plus为外来的旅客们搭建了临时住所,管理者正好是年老的政确校长,他宣布,熄灯时间是每晚9点。熄灯后,托肯、克莱德、吉米、克雷格、特维克和温蒂讨论了最近发生的事,他们怀疑,肯尼死于新冠的事其实只是有人为了掩盖肯尼的研究而编造的,而“有一个人没打疫苗”也只是把他们困在这里的借口,避免他们去调查真相,因为到了现在,所有人应该都打了疫苗了。克莱德便说,打疫苗是一项“个人选择”,大家立马纷纷指责他不打疫苗,说已经有40年的研究证明疫苗的安全性了。与此同时,亚莉克莎劝说斯坦去见他的父亲,因为这样或许可以帮到他的朋友们,但斯坦却一再拒绝,这让亚莉克莎很不满。之后,临时住所也住满了,卡特曼只好带着妻儿,来到凯尔家请求凯尔收留他。他说,孩子们住在这个“舒适的犹太家庭”会很高兴,还叫孩子们称呼凯尔为“凯尔叔叔”。当晚,凯尔正准备入睡,突然听见卡特曼一边和妻子做爱,一边喊着《犹太五经》中的故事。他认为卡特曼这样做也是在激怒他,便敲开两人做爱的房门大声指责,还告诉燕特尔,卡特曼曾经闯进他的房间,给他传染了艾滋(见“艾滋兄弟”)。卡特曼便保证,自己一家一定第二天早上就走,尽管他的孩子们都对这里恋恋不舍。

第二天早上,吉米、克雷格、特维克、温蒂和达尔文试图劝说克莱德接种疫苗,这样他们就可以回家了。克莱德却拒绝了,说他对贝壳过敏,而疫苗可能被贝壳交叉污染,他拒绝接种疫苗,就是因为“一般意义上的贝壳物质”(shellfishness,和自私selfishness谐音)。之后,托肯带大家去看了学校里的麦考密克科学馆,他们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实验室,里面溅满了血,肯尼的大部分研究资料也在里面。他们发现,肯尼在资料中多次提到了一个叫维克多·乔斯的人,他是肯尼研究的左膀右臂。但现在,维克多已经被关进了精神病院,而且不能接听电话。如果要去见他,那么所有人都必须接种了疫苗才行,偏偏克莱德又没有打疫苗。当晚,温蒂走到克莱德身边,邀请他来“一起派对”,并拿出一包“可卡因”,假装开吸,还叫克莱德一起吸。克莱德正要吸,突然意识到这包“可卡因”其实是疫苗,便拒绝吸食。同时,在凯尔家,卡特曼一家正准备离开,凯尔便出来道歉,并请求他们留下,尽管他并不是很情愿。这时,托肯带着肯尼的研究资料来了,他和凯尔从中发现,肯尼其实一直在研究时间旅行的方法,这样他就能回到过去阻止疫情发生了。这时,卡特曼和妻子又开始卿卿我我,凯尔被打扰了,便吼了他几句。于是,卡特曼的孩子们便回骂凯尔,还说他快把他们逼疯了,说的话和卡特曼小时候如出一辙。托肯这时说,肯尼曾经说过,要“像小时候一样思考”,才能发现肯尼藏匿秘密的地方——他自己的屁眼。

与此同时,斯坦来到荫亩养老院见他的父亲,老人们现在被关在那里不能离开。兰迪否认他有一个儿子,然后声称斯坦谋杀了他的姐姐雪莉。兰迪不承认他对莎伦的自杀有任何过错。斯坦也不认为是自己的错,并将责任都归咎于兰迪身上。在与其他老年人的分享时间,兰迪又在大家面前把他母亲和姐姐的死归咎于斯坦。斯坦向其他老人解释说,莎伦在疫情之后想要离婚,但兰迪拒绝将一半的农场让给她。出于对父母争吵的愤怒,斯坦决定将整个农场烧掉。雪莉因为不愿意做大麻杂活,被兰迪关在了谷仓里,于是她被烧死了。雪莉的死促成了莎伦的自杀。然而,当斯坦提到肯尼时,兰迪惊讶地得知肯尼将疫情与节草大麻联系到一起。而这正是拯救所有人的关键。两人打算去节草农场看看,找回兰迪留在那里的东西,当他们的请求被拒绝后,他们冲出了老人院。

来到节草农场被烧毁的遗迹,兰迪将责任追溯到加里森当选总统、新冠疫情、未指明的种族战争以及电影《空中大灌篮2》(Space Jam 2)的上映。他声称由于中国的影响,世界 "失去了节操",中国想通过让所有人失去积极乐观的精神,以此成为一个超级大国来削弱美国。兰迪承认他和穿山甲发生了关系然后引发了新冠疫情。他声称是中国利用了他。兰迪透露他创造并珍藏了一种促销型节草大麻来拯救大家。当他们打开柜子后发现藏起来的大麻不见了,地上新鲜的脚印表明它最近才被偷走。除了被盗走的这些大麻,兰迪还在屁眼里藏了一些种子,但在老人院时种子也被拿走了。斯坦也因此想到了肯尼藏重要信息的地方。兰迪看到了莎伦和雪莉的鬼魂,她们指责斯坦对火灾的责任。然后他发现了一株最后幸存的节草嫩芽,并开始保护它。

地狱通道医院,卡特曼一家、托肯和凯尔被拒绝接触肯尼的遗体。直到斯坦来到这里,掏出了威士忌咨询师的证件,才获得了医生的允许。斯坦、卡特曼和凯尔来到停尸房检查肯尼的遗体,看到它正被老鼠啃食。起初,他们都不愿意把手伸进肯尼的屁眼里,但当凯尔和卡特曼发生争吵时,斯坦做出了妥协。斯坦宣称他将像“解决”其他事情一样解决它。他们找到了一个硬盘,并把它带回了学校。他们播放视频,想要得知真相。视频中,肯尼试图通过时间旅行来阻止新冠疫情,并将糟糕的未来归咎于“我的三个白痴朋友斯坦、凯尔和卡特曼”。肯尼指出这三人让疫情毁掉了他们的友谊,他们变成了好争、好斗、悲观的混蛋。他一生都在试图“修复他们的兄弟情谊”。肯尼似乎回到了过去,但所有的实验室助手都被机器杀死了。视频的结尾处肯尼回到了座位上,又悄悄地离开了。斯坦三人惊呆了,原来他们试图对抗的坏人就是自己。

斯坦三人坐下反思,想到他们小时候是多么的乐观,而未来的结果是多么的糟糕。他们意识到在小时候是不会放弃的。于是他们共同承诺要一起努力,无论如何都要救出肯尼,修复未来,即使他们对量子物理学一无所知。卡曼找借口离开了。他回到孩子们身边,敦促他们收拾东西,赶紧离开。他对凯尔试图改变未来感到不安,并和孩子们拥抱在一起说“操他妈的凯尔叔叔”。与此同时,精神病院的管理人把食物送到属于维克多·混沌(Victor·Chaos)的病房,说他又接到了一个要找维克多的电话,不知道维克多有什么了不起的。

Advertisement